锦鸾归

狼队ol还有可能开服吗:第110章 你不说,我如何能知道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木清音 书名:锦鸾归

狼队官网 www.hvfvoj.com.cn     “那可是你亲闺女!”

    张秋莹一脸不可置信,音量险些失去控制。

    苏慎之耳根莫名涨红,瓮声瓮气地说:

    “她以后总要嫁人的,能跟你过一辈子的是我?!?br />
    张秋莹一脸混乱,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慎之瞄她一眼,微微侧回头,往她身边蹭了点。

    “我也不是不在意她,她总是我闺女;你是她娘,你疼她也应该??赡悴荒懿还芪?,别总把我往外赶?!?br />
    张秋莹无风凌乱,感觉自己前头十八年全白活了。

    眼前这委屈大狗似的的男人,不是她熟悉的苏慎之。

    “我没有赶你?!?br />
    饶是满脑子浆糊,自小受到的闺训还是第一时间提醒她,不能默认了这个指责。

    忤逆可是要被休弃的!

    苏慎之见她柔顺地低了头,露出一截弧度优美的脖颈,似是雨后月下一朵梨花,美得如诗似画,不由得又往她身边蹭了蹭。

    “你总冲我摆脸色,待我比外头人还疏远,我又不是傻的,自然不愿意呆着讨你的嫌?!?br />
    “可我不在你这里呆着,又能去哪里。总宿在书房,家中长辈要有意见,下人也要背后议论,传扬出去与你名声也不好?!?br />
    苏慎之同样一肚子委屈,趁着酒意未散,一股脑全倒出来。

    “红袖添香不好?”

    张秋莹被他倒打一耙,忍无可忍地反讽了一句。

    苏慎之仔细看她一眼,小心答:

    “我那都是被算计的,苏瑾沫……”

    张秋莹突然就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猛地打断他。

    “你出去与同好狎妓冶游,也是苏瑾沫算计的?”

    话一出口,她脸上先是一愣,随即变成一片空白,无声低头一福身请罪,就要默默退开。

    拈酸吃醋,这可是大不贤惠之言,在七出之列!

    她若是被休弃,她的宝儿该怎么办?

    没娘的孩子在这府里头,怕是活不过年底。

    张秋莹狠狠掐着掌心,将满心的苦楚生生咽下,强逼着自己的姿态再柔顺些,更谦卑些。

    若是他发怒,她跪下求他都成,只别分开她跟宝儿……

    苏慎之一把攥住她单薄的肩头,力气大得令她差点痛叫出声,眼泪咕噜滚落。

    “没有,没有那么不堪,只是寻常饮宴。那些妓子,只是服侍酒宴,也有,也有自荐枕席的,我没答应?!?br />
    他艰涩地解释,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不喜欢,该说与我的?!?br />
    张秋莹低垂着头,像只垂死又认命的天鹅。

    苏慎之止不住的心慌,一把提起她,去寻她的眼。

    “你不喜,就说与我听。你不说,我如何能知道……”

    他情急的话断在她凄苦含泪的眼神里,难以为继。

    不能说吗?

    苏慎之有些茫然。

    他又有哪里说得不对吗?他真的是抛去所有脸面,几乎是低声下气地跟她赔罪,心意还不够诚?

    张秋莹怔怔看着他茫然的神色,心底泛起细细密密的疼。

    到底是她放在心上多年的意中人,总是希望他顺心如意的。

    便是叫他开怀的女子不是她,也只因她笨,讨不了他的欢心;那便默默放手,放他去更喜乐的地方,过更畅意的生活。

    结缘一场,本来也无冤无仇的,总要有个人能过得好吧?

    她以为他过得好,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没曾想,他还要她掏出整颗心来给他,连女儿的醋也要吃。

    可她好像,已经给不起了。

    在他跟女儿之间,她早做出选择了不是么?

    张秋莹迷茫的眼神逐渐清明,透着一股难言的静谧,如同角落里立着的前朝美人瓶,贞静优雅,透着一股人世浮沉后的波澜不惊,安之若素。

    “您口渴么?我给您端碗茶水润喉?!?br />
    她不悲不喜地牵牵嘴角,从容起身,轻巧无声地去倒茶水。

    苏慎之望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抬手狠狠抹了把脸,却没有如同往常那般扭头就走。

    他不愿意出去,出去了也不知道该去哪。

    这个府里可笑得很,就连书房都满是算计,不得清净。

    苏慎之突然就想起祖母说的话。

    她说,苏家的男人啊,聪明是真聪明,痴情也是真痴情,只是这聪明只在学问上,这痴情也单给某个人。

    对于旁的事旁的人来说,他们就又糊涂又无情了。

    苏慎之当时还以为祖母说的是偏爱小妾的祖父,还引以为戒,定要端正自身,做个不偏不倚的正直君子。

    如今想来,祖母真是睿智通透,把他们苏家的男人都看准了,半点没有说错。

    父亲疼爱母亲,爱屋及乌,待他们兄妹三个都很好,尤其偏爱苏瑾沫。

    便是知道苏瑾沫做下那等恶事,连父亲后头的子嗣都断绝了,父亲依然打算包庇她。

    倘若,没有苏瑾沫算计他以及针对张氏的作为,他恐怕也会做出跟父亲一样的选择吧?

    苏慎之叹口气,走到床边,给睡着的女儿轻轻掖了掖被子。

    一岁多的小娃娃长开了些,睡着也能瞧出来,眉眼里像极了他。

    嘴巴小小的,下巴秀气里带着一点点娇憨,跟张氏像是一个模子扣出来似的。

    苏慎之不由得看呆了眼。

    原来将他跟妻子的长相捏在一起,是这个样子。

    从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般,苏慎之突然就深深懂得了血脉传承的意思!

    这是他的孩子,他闺女!

    一盏茶水无声无息递到他面前。

    苏慎之回头,对上眼底平静,姿势却透出防备意味的妻子。

    他苦笑了下,接过茶碗,仰头喝一大口。

    “小心,烫?!?br />
    张秋莹没来得及拦,忙忙的去找冷水给他漱口。

    苏慎之倏地伸手拉住他,眼底亮晶晶的满是喜色。

    “莹莹?!?br />
    他说得有些含糊不清,不知道是担心吵醒女儿,还是真烫伤了舌头。

    “你还担心我,真好。早知道,我便早用这苦肉计了?!?br />
    他低低地笑,拉着她的手不放。

    “莹莹,我一直不曾说,我心悦你。我知道现在有些不合适,可我怕再不说,就迟了?!?br />
    “莹莹,我心悦你?!?br />
    “自与你定亲那天起,我便发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生必不负你?!?br />
    “我以前是有错,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原谅我一回罢。我也是头回做人家夫君,我祖父我父亲都是这样,我以为这样就很好?!?br />
    “可现在我明白了,我不要我觉得好,而要你觉得好才行。你若是真冷了我,我才真的难过?!?br />
    “莹莹,别急着拒我于千里之外。再给我一次机会,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嗯?”

    张秋莹张嘴结舌地望他,呆若木鸡!

    院子里突然传来喧哗声,迅速靠近房门。

    下一刻外头门被拍响,朱姨娘甜腻腻的嗓音高高地传来:

    “爷,妾来给您侍疾了?!?br />
    苏慎之猛地一闭眼,不敢去看妻子的神色,起身大步出去,打开门,神色冷得像冰!

    “延年!堵了嘴拖出去!”

    延年恰好从外头跑来,深谙擒贼先擒王之道地将朱姨娘哑穴一点远远往外头一抛,跟来的一众丫头婆子齐齐惊叫着高举着双手追着去接主子。

    延年趁机凑到苏慎之身边,低而急促地说:

    “公子不好了,二小姐去了广平侯府!从侧门抬进去的,进门时看门的特意掀开轿帘认人,嚷嚷的满大街都知道了!老爷叫你赶紧过去商量!”

    妙书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狼队官网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太子妃她重生了暗恋100分似此心尘非昨夜五路末班车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我们的青春不加糖庶公主逆袭记至尊灵妃:帝君太会撩凤女嫁临夏夜有蚊王妃她今天又双叒暴富了如果悲伤依旧狼队官网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鸾归第110章 你不说,我如何能知道》,方便以后阅读锦鸾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鸾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