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大騎士

吉灵汉姆vs狼队:124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圈紋 書名:先驅大騎士

狼队官网 www.hvfvoj.com.cn     見著修斯‘露’出這般神情,穆野卻是很是平淡地笑了笑,說道。

    聽穆野這么一說,修斯神‘色’更是一正,凝視著穆野的面‘色’,心頭暗自揣測著。

    就目前為止,修斯所能夠想象到的也就是這穆野或者穆家祖輩之上有人也許知道這龍鳳‘玉’佩的事情,然而,至于是如何知曉又是如何知道那龍鳳‘玉’佩在自己身上修斯是想破了腦袋都是想不明白。

    穆野此刻稍稍停頓了一下,注視著修斯的臉‘色’,似是想要從修斯的神‘色’之上看出些許端倪來,但見修斯竟是看著自己,神情依舊帶著疑‘惑’不解,穆野不由微微一笑。

    “你不明白其中緣由倒也是難怪,不過你接下來聽我這么一說便是會明白了?!?br />
    修斯眉目一凜,現在他顯然最想知道的便是這個了。

    “爹,你就快點說吧?!?br />
    穆霜見修斯神‘色’疑‘惑’良久,而穆野卻還是一直賣著關子,當下就是催促道。

    穆野不由苦笑連連,目光卻很有深意地看了看穆霜,后者當下便似是明白什么一般,俏臉霎時通紅起來。

    “兩百多年前,在東陵大陸之上曾經有著一個名叫血煞魔尊的厲害人物,此人雖然名字鬼怪‘陰’邪,但是修為卻是厲害非常,此人曾經憑借自身超強修為以及一把至邪之劍橫走整個東陵大陸,,成為當時東陵大陸之上他人聞風‘色’變的人物,我想,當年除了那修煉奇才狄天之外,只怕也只有已經是無人能夠與他相媲美了?!?br />
    修斯聽到這血煞魔尊之名,神情不由很是疑‘惑’,暗暗尋思,這還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不過,就修斯第一感覺便是,此人修煉定然很是妖邪詭異之術,當年在東陵大陸恐怕也是一大禍害才是,然而對于這個血煞魔尊,修斯當初在龍陽書房之內也是沒有看到這個人的記載,但是,疑‘惑’歸疑‘惑’,但見穆野此刻正在往下敘說,不由凝神一立,繼續聽了下去。

    “然而,兩百年前的某刻,這個讓他人聞風‘色’變的血煞魔尊卻是突然之間就此銷聲匿跡了,從此東陵大陸之上就再也沒有人見過過著穿過關于這個曾經恐怖的血煞魔尊的半點消息,就如同此人已經在東陵空間蒸發了一般,而且,在此后不久,那個曾經被譽為是東陵斗氣修煉史上第一奇才的狄天居然在修為突破劍神境界之后不久竟也是自廢修為而后消失匿跡,由此,這兩個當年東陵大陸的風云人物的下落從此成為了近兩百年來東陵個修煉者的心頭之謎,神之又神?!?br />
    穆野繼續說著,卻是話到此處停頓了下來看向了修斯,見修斯神情不但沒有舒展反而更顯的疑‘惑’不解,穆野再次會心一笑。

    對于穆野口中所言的狄天倒是有些了解,畢竟,這個被譽為是東陵修煉史上第一人的狄天可是東陵大陸之上為人所知的第一個修為突破劍神境界的高手,然而,那位劍神高手卻是在修為突破不久之后竟是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舉動,竟然是自廢修為,而想著要重新修煉,由此之后便是模樣方才所言,這狄天自廢修為之后便也是消失不見,一時之下當時的東陵修煉界是眾說紛紜,誰也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觀點。

    “難道這個血煞魔尊竟是與貴家族有著關系不成?”

    這時候修斯才察覺到了穆野的目光與神情,當即便是小心翼翼地說出了自己的猜想,不過這話一出當即修斯便是覺得自己很是大膽,因為到目前為止穆野只是在敘述著這個血煞魔尊的事情,但是這與龍鳳‘玉’佩的事情卻是沒有半點關系存在。

    穆野依舊只是笑了笑,卻并沒有回答。

    “別急,你且聽我繼續說下去便是,到時候你便是會明白一切的?!?br />
    穆野緩緩地擺了擺手,似是在安撫此刻修斯的心情一般說道。

    修斯定了定神,稍稍地平靜了一下情緒,重新凝視著對面的穆野。

    “他人雖然不知道這血煞魔尊后來之事,然而我穆家卻是一個特例,當年血煞魔尊消失匿跡之后卻是就此與我穆家結上了淵源,因此,我家族史料之上不但有關于龍鳳‘玉’佩的事情記載還有著關于血煞魔尊的記載,也可以說,這兩件事情幾乎是同時出現在我們家族史料之上的,因為,當年血煞魔尊消失匿跡之事便是與你身上的這塊‘玉’牌以及另外一塊‘玉’牌的主人有著不可分離的關系?!?br />
    “這又是為何?難道是當年持有這兩塊‘玉’牌的人使得那血煞魔尊從此在東陵大陸之上銷聲匿跡的不成?”

    修斯這刻有些情不自禁地問道,同時,對于穆野口中的那兩個擁有龍鳳‘玉’牌的主人很是好奇,這兩人究竟又會是誰?

    “不錯,這件事情的確是如此,當年血煞魔尊之所以會由此名號,倒不是因為他修為邪異,生‘性’兇殘,卻是由于當年他所持有的那把天地之間至邪之劍,這可是東陵史上出現的第一把神器般的寶物,為血煞魔尊也是第一個能夠將那劍體控制并而與自身斗氣相互融合之人,這點之上血煞魔尊卻是要比較那狄天略勝一籌?!?br />
    穆野言至此處,神情之間不由有幾分得意之‘色’。

    修斯察言觀‘色’,卻是心頭隱隱能夠撲捉到了些許什么,如此一來,對于自己方才的那句小心翼翼之話似乎現在已經是有了一定的證據一般。

    不過,此刻修斯卻并沒有言語,只是神情微微一凜,隨即便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圖,依舊看著穆野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血煞魔尊之所以被人如此稱呼不是因為其修為而正是由于這把至邪劍體的存在,這把劍體名叫血祭靈,整個劍體被一股強力的血煞之氣籠罩著,真人心神,相傳,這把劍體之內封印了遠古的無數邪魔在期間這才至此?!?br />
    穆野這刻說著卻是不經意間瞟了一眼旁邊的穆霜,是另有深意。

    但是修斯聽到穆野這話卻是心頭一震,雖沒有注意到穆野的此刻為妙舉動,然而腦中卻不由子竹的想到了穆霜,兩年前的那場斗法大賽之上,修斯與穆霜對抗之事,穆霜曾經就祭出了一把至邪劍體,其中血煞之氣很是濃厚詭異,難道是?

    修斯心頭忐忑起來,想罷便也是看向了穆霜。

    正好此刻穆霜的神情卻是看向了自己,修斯當即心頭就是一驚,果然如此,修斯暗暗說道,此刻心跳卻是有些加速,對于這件事情修斯此刻已然是找到了些許的答案。

    穆野這時候卻并沒與繼續說下去,顯然是在給修斯反應時間一般。

    但見著修斯神情異樣,穆野笑意更濃,不住地點了點頭,似是對于修斯此刻的表現很是滿意一般。

    “難道那血煞魔尊便是穆家的...”

    修斯此刻見穆野不再說下去,當即便是凝神問道,然而卻‘欲’言又止,心頭似是還在猶豫什么一樣。

    可是修斯這么半刻的猶豫,那穆野卻是笑容一收,很是鄭重地點了點頭。

    修斯一見,面‘色’當即便是大變。

    “那當年穆姑娘祭出的那劍體便是血祭靈?”

    修斯心頭想及,當即便是問道。

    “正是如此?!?br />
    穆野倒也是毫不隱瞞,一五一十的回答著。

    修斯心頭震驚不已,良久沒有緩過氣來,這穆家居然是兩百年前消失的血煞魔尊有關,而且那血煞魔尊竟是這穆家的祖先。這個消息對于修斯來說的確是太震撼了。

    不過修斯仔細一想,當年穆霜竟然敢那么大膽地祭出血祭靈,可見當時在場的一些人定然已經是對穆霜的身份有所猜測,然而,當年穆霜卻是離開的早,所以這才免遭一些勢力的舉動所擾才是。

    “可是這血祭靈乃是至邪之物,目光娘卻是怎的能夠與之融合并且祭出使用?而且,當時在場的某些人定然已經是對于穆姑娘甚至是穆家有所猜忌了才是?!?br />
    修斯沒有微蹙卻是擔憂著問道。

    穆野一聽,不由就是一笑,然而穆霜目光此刻竟是有些幽幽地看向了修斯。

    “當年若不是你把我‘逼’到了那個地步,我怎的會祭出血祭靈來?!?br />
    穆霜此言有些責怪之意,然而見其此刻神態,卻是聽起來極為的曖昧。

    修斯倒是沒有察覺其中的意境,但覺得穆霜這般說話似是有些牽強,當年兩人比斗自然是個憑借實力,自己將穆霜‘逼’到了那種境地,可是穆霜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當初不也是將自己‘逼’得不淺,只不過自己還是計勝一籌罷了。

    修斯心頭雖然很是抱不平地想著,但是嘴上卻沒有敢說出來,只是看著穆霜很是尷尬地笑了笑便不再理會。

    見修斯尷尬神情,穆霜卻是叱的一笑,但卻并沒有繼續因此而挖苦,畢竟,這穆霜是穆霜,與她的妹妹穆‘露’‘性’子不同,穆‘露’如若一旦抓住了修斯的這點小辮子那是順桿就上,擠兌是絕對少不了的,挖苦更是難免的。

    “當年之事也是你技不如人罷了?!?br />
    修斯沒有反駁,這穆野倒是幫著修斯說話了但神情之間滿是笑容,顯然也是有些打趣穆霜的意思。

    穆霜此刻卻是有些小‘女’人般的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這刻的穆霜與妹妹穆‘露’神態是極為的相似,修斯初見穆霜此刻俏皮神態不由心頭一愣,但隨即便是一汗,感情這穆霜與穆‘露’雖然‘性’格有出入,但是除掉那在外人面前裝出來的冰冷表情之外只怕也是與穆‘露’相差無幾。

    “這點你倒是不用擔心,要是有問題,只怕那些居心之人早已經是找到了我們穆家,不過如今兩年已過,我穆家還是平靜如常?!?br />
    穆野此刻接著修斯的問話回答道。

    修斯點了點頭,心頭不由松了一口氣。

    “可是當年血煞魔尊與那龍鳳‘玉’牌的主人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再者,當年的龍鳳‘玉’牌的主人究竟是何人?你們可否知道?”

    修斯一連串問出了好幾個問題,但是穆野的回答卻很是獨特。

    “當年的龍鳳‘玉’牌的主人便正是現在給你龍鳳‘玉’牌的主人,沒有差別?!?br />
    穆野前后兩個問題都沒有回答,卻是單單回答了中間的一個,而且,這在穆野看似平淡無奇的一句話,聽在了修斯心頭當時就是‘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翻滾不斷,很是澎湃。

    他人不清楚其中情況興許并不會因為穆野的這句話而覺得有所驚異,但是修斯卻是不同,穆野的這句話無疑便是在告訴他,兩百年前的那兩個龍鳳‘玉’牌的主人便是現在的龍陽鳳清,也就是說龍陽與鳳清兩人已經是存活了至少兩百余年,當然對于這存活時間的問題修斯倒也并不覺得奇怪,畢竟,天瞑所言的各大斗氣家族之中以及那四大帝國的皇城深處無疑都會存活著上千年甚至更久的武修強者。

    但是,修斯驚異的是,這龍陽與鳳清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是兩百年前的事情都是與他們兩人扯上了關系,而且龍陽與鳳清似乎還與這南商帝國有著些許的聯系,修斯如此細想之下竟是再次想起當初自己剛入朝歌之時劉宇哲的那些話,似乎這當中還牽扯到了子悅的身份,龍陽與鳳清兩人究竟是什么樣一個人,而且當年自己被龍陽與鳳清領回去的時候他們二人口中的那主人究竟又是指誰?還有那五獸盤究竟又是什么東西,那壓制住自己體內萬相之力的烏金‘色’麒麟以及五爪金龍之力究竟又是什么力量?

    想到此處修斯神‘色’微微一皺,竟是在這個時候想到了天瞑當初與自己說及的在靈界之內那五爪金龍與黑麟之戰,莫非這其中又是有著什么聯系不成?

    修斯此刻心頭滿是問號,太多的零碎的東西都是出現在腦中,很是煩‘亂’,沒有條理,但是修斯總是能夠感覺到一點,那就是這些不管是發生在前幾百年甚至是千余年還是最近的事情都是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似乎都是圍繞著自己展開,也就是說這些零零總總的事情都是與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消息。

    修斯心頭越想越是覺得震驚莫名,此刻修斯進一步竟是聯想到了那個讓自己轉生到這個世界的奇怪聲音。

    “吾來助爾”

    修斯這個時候竟是能夠隱約的察覺到一點模糊的引子,那就是自己上世與這世的過渡也是有著聯系的,至于究竟是何種聯系,修斯心頭卻是并不明朗,依舊處于一片渾噩狀態之中。

    修斯的面‘色’是一變又變,一旁的穆野與穆霜父‘女’兩人心頭見著修斯如此神‘色’變幻莫測,不由同時一震錯愕,兩人暗自尋思,修斯此刻究竟是想到了什么竟是這般神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狼队官网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親爹系統我是誰天城之上刑祖祖傳土豪系統仙心御世瀆神錄蒼梧騎士鳯歸兮荒古天帝之邪眸萬物天照無限進化之老子是螞蟻美人魚族長狼队官网

如果您喜歡,請把《先驅大騎士124》,方便以后閱讀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先驅大騎士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